五月過得很悠閒,騎車里程加起來沒有200km,等到彰化賽公告了,才有壓力開始練車。 但一個月半好像荒廢得有點久,每次這樣開始都覺得很疲累。在猶疑中盼望能夠重新找回熟悉的強壯的感覺。 身體很重、腳很軟、心跳很高(喘不過氣)

-- 5/18(日) 東進武嶺

五月第一騎就是「陪騎」東進武嶺。一直都不敢報名比賽,因為怕騎不完,因此有機會來騎這段經典路線還蠻開心的。 在Jack的邀請下,單車前一天送到四季車店,我周五先回花蓮以免老媽抓狂;老媽問我騎去哪,「太魯閣」我含糊地帶過。

更早一次她用電話問我騎哪,「動物園」我說,我想我也沒說錯,大家是在那裡集合沒錯。結果我媽竟然說:「那什麼時候帶我去動物園... 」 (昏倒)

週日和台大EMBA的勇者們一起到集合會場,開賽後,見領先、千沛范老師集團呼嘯而過,喊了加油後從旁邊直接騎進去,一路照著自己節奏慢慢騎。也來陪騎的左昱陪我,十幾歲的年輕人,頓時也讓我感覺年輕不少,哈哈。 武嶺下雨,故而終點只到觀原,大家集合後搭車續往南投,沿途還可以看到「繼續騎」的勇士在寒風中邁進,令人折服不已。

最後要好好謝謝昌裕學長的便車、明寬學長招待好好吃的清淨雲南料理,感謝眾人照顧。

台大EMBA的勇腳們
峽谷景緻
 
左昱(高中生)
遇到好友victor
 

-- 5/24(六) 東眼山

偷懶整整一週...週六和砍叔一同外掛G-bike的角板山團,加碼東眼山。

天氣燥熱,汗水悶悶地冒著;眾人已廝殺上東眼山,砍叔陪我慢騎,兩人前後行進,因為遊覽車經過,我們靠著邊邊,無奈路邊爛葉青苔,砍叔後輪一撇,滑壘落地,我連煞車都來不及直接騎上去,兩人兩車跌/疊在一起。 檢查傷口,我沒什麼事,倒是他的傷口不小,腿側微微冒著不流動的血,只好打道回府了。

近年爬長坡爬到後來都會腳麻腳痛,一直都覺得是少練的關係,東進武嶺時又出現了(慢慢騎也痛?),所以決定要好好來找原因,故而今天出門前稍微調整一下鞋底版(隨便挪了一下角度),結果回程我的右小腿出現拉傷的痛(痛點在下踩4-5點鐘方向),糟糕,我大意了。

我忍著,台三和砍叔道別後,在熟悉又熱鬧的101縣道上賣力踩著回家的路,幸好趕在午後雷陣雨前回到家。週日踄腳一整天。 亂調整還真不行,所以拿出舊鞋研究了一下,依樣畫葫蘆「用心」調整了一下,這樣應該沒問題了吧?!

 

-- 週二週四狀況好了,久違的貓空夜騎,心想,如果超過15分我就不用比了。 結果很認真的,14分xx秒,均心跳近180,其中一次獲Strave QOM(表示破了以前自己的紀錄) ,腳也沒有異狀,雖然知道還不夠,但也恢復一些信心了。(註)

 

-- 5/31(六) 福隆

四季福隆來回,去程在雙溪和福隆間很認真地參與輪車,高強度有點受不了,但我仍盡力發動一次攻擊(大家見笑了),雖然折返點還有一個彎就沒力了,依然覺得很過癮。

有事嗎 XD

回程在過雙溪隧道後又開始腳痛,嗚嗚不是已經調回去了,轉一下痛一下,大家都走光了,剩我一個人在106以非常慢的速度前進,滑呀滑,忽然好像回到單車社,穿著短褲T恤騎車郊遊的我。天空的多雲帶來涼風,腳疼到差點騎不回來。 回家擦消炎藥,按摩疼痛的小腿;傍晚穿著布鞋(揹卡鞋),到外星人工作的店,請他再幫我調整一次鞋底版,作為一點補救。

 

-- 6/1(日) 巴拉卡-宇能盃

燕華熱情邀請參加(第一屆)三芝宇能盃,當然不能錯過;一早搭愛亂買大哥的便車,腳好多了,但怕痛就吞了兩顆普拿疼。

很久沒有如此賣力爬山路了,沿路都是大霧,呼吸很濕,是霧也是汗。踩踏有一點痛但還能接受。我到終點轉個頭,伯芳姊就來了,輕輕鬆鬆的樣子,是大家心中永遠的登山女王。 下滑停車場,主辦單位三芝宇能車店很用心地準備刻有自己名字的紀念品「宇能章」,以及豐盛的麵包、飲料等,約莫60人的友誼賽溫馨又熱鬧。

 
左右兩邊都是十幾歲騎得很好的小朋友,指日可待
超可愛頒獎台和加油團
 

-- 6/2(一) 莫內咖啡

週六路過莫內時才跟四季的Leon說「真想停在這裡喝咖啡!」

端午連假沒有回家,週一就來吧,比我更需要復原的砍叔穿短褲和 T恤陪騎,難止汗車友們已經先到,好不熱鬧。

 

-- (註)  下班時還下著大雨,APP告訴我雨雲已走,謹慎但自信地騎在溼路上,沿路只有下班車潮。拐進貓空半個人影都不見,雨後路面亮晶晶的、靜靜地蜿蜒;我吃力也賣力地踩著,彷彿可以聽到自己的心跳聲。

 
 
 
 
 
 
我們終將拿自己和自己相比,藉此可望克服我們所欠缺的地方。

創作者介紹

Ladies and Gentlemen, We Are Floating In Space

美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