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342329_10204830510313383_5024203001938929860_n

老朋友問,猜誰要結婚了?答案還沒說出來我的眼眶就紅了。

沒想到分別了十多年,聽到大學時代出國留學的男朋友要結婚了的消息我無法免疫。

忍不到下班,躲到廁所哭了起來。下班解開車鎖又繼續掉眼淚,從新生南路二段掉到三段,轉到公館河濱,淚眼中看到小雞所在的土堆夷為施工平地,我又哭得更模糊了。

坐在不再是茵茵草地的河邊,河面映著橋面波光粼粼,冷風襲來,在矇隴中想起以前那些最接近理想的戀愛日子-- 眼底有淡淡波光的仙女--他這麼寫著。

 

十多年前又浪漫又充實的日子歷歷在目,過了這麼久,中間還有這麼多事情,但感覺就是這麼近,近到好像上週才分手,對方下週就要結婚了--因此無法免疫吧,忍不住一直哭一直哭

很多回憶翻湧了上來,這時的難過也讓我邏輯不通地聯想,我可能也是別人傷心時的女主角,而感到十分抱歉。

回憶總是最美,也許是我不長進吧,我還住在一起找的公寓裡,用他送的喇叭聽音樂,牆壁還貼著他的CD海報-- 但無論如何都是我自己的選擇。

 

眼淚乾了,視野就清楚了起來,河邊好冷啊,我的雙手好冰,彷彿可以在這裡死去,如果我故意的話。但我不是故意的人,我將活得好好的。

我又撐了一下才站起來,很冷但我還能動。經過公館時買了熱熱的麵餅當暖暖包,一隻手騎著一隻手取暖,在迎風回家的路上重新開始。

請原諒我的軟弱。

 

房間的角落還有滿滿一箱的照片,也許我該買台碎紙機了。


--

幸好沒有讓你像我一樣難受

 




創作者介紹

Ladies and Gentlemen, We Are Floating In Space

美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