往年二月感覺繁忙,因為有過年、情人節和生日。今年只看假,騎車放假、放假騎車,也不過節了,感覺特別愜意。

生日就在下班後,狐狸買的鹽酥雞和看了N遍也不厭倦的〈刺激1995〉中度過。只可惜那天又是溼溼冷冷的天氣,不然就貓空三趟。

隔周是花蓮好友結婚,所以又回花蓮了。

--

週六晚上大家在花蓮市新開的火鍋店聚餐。生日蛋糕出現時有點感動,也很緊張,深怕又被砸蛋糕。

瞧我提防的樣子。溫柔的大西主刀讓我卸下心房。

奇怪黑森林蛋糕異常地苦,第一口還以為是黑巧克力,再挖裡面的餡很正常,第三口又吃到苦,就知道上當了。

原來苦的東西叫黃連。我也完全明白是怎麼樣的有苦說不出了。

後來,狗狗遞給我綠茶,我不疑有他,喝了一口又噴出來,又苦到了,友人真是費盡心機。聽說十年了,要加倍奉還。

能用到黃蓮這種食材,就知道我的朋友都身懷絕技,明天婚禮肯定能再見。

--

12784559_1263646776982122_1170905662.png

切蛋糕,很怕蛋糕會自己飛到我臉上來,所以雙手堤防著

IMG_1910.JPG

瞧大西慈祥的樣子

IMG_1912.JPG

往旁邊遞,旁人請我先吃

IMG_1913.JPG

好苦,喝紅茶。黃蓮是苦的,嘴角是快樂的。

IMG_1918.JPG

12751788_1057749154282363_1247276110_o.jpg

做了影片

 

--

隔天一早起床,媽媽忙著日常生活、爸爸開店,而我呢,換洋裝、化妝,準備參加婚禮。
 
街上有人嚷著冒煙,我們這條街,五十年的木造房子最怕火,我跟爸爸跑了出去,街上的煙跟薄霧一樣瀰漫著。
 
爸爸從容走到對面,張望著找火源。走到巷子裡又走出來,原來白煙就從對面大樓門口、臨時搭蓋的小倉庫冒出來,像乾冰一樣流洩。
 
爸爸很俐落地把門踹開,我有點擔心是不是會跟電影裡面一樣會爆炸。
 
我湊過去看,裡面雜物燃燒著。燃燒的雜物和我一般高,暖洋洋的像冬天的爐、危險的溫暖。
 
拿水拿水,爸爸喊。
 
我穿著洋裝+拖鞋拔腿跑回家,提了一盆媽媽擤著要擦地板的水再跑向對面,很近,大概就20公尺。
 
只是我的水撒下去是如此的無關緊要。我楞了一下。

再跑一趟,現成的水只剩媽媽早上煮一壺,我有點沮喪,轉眼煙又更大了。
 
暖和的火源旁堆了許多袋子,輕輕的塑膠袋、紙箱,我把他們踹到旁邊,以免火越來越大。最好踹到太平洋。
 
我看到爸爸牽著旁人的機車遠離火源,我就也跑去牽我們家的機車,騎到街口就聽見消防車來了,鬆了一口氣。
 
退回店門口看消防隊動作,我看到那些被我踹過的雜物,可能踹得不夠遠,還沒碰到火就在危險的溫暖裡化成烏有了。
 
抱抱嚇壞了的媽媽;手機響了,朋友到街口來載我了,電話那頭還有消防車的聲音。
 
換下拖鞋,裙擺下有塊拍不掉的灰塵。
 
我帶著那塊灰塵去婚禮了。
 
12764795_522198527968553_6689603356095931450_o11.jpg

12764795_522198527968553_6689603356095931450_o.jpg

 

 


創作者介紹

Ladies and Gentlemen, We Are Floating In Space

美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