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245277_10201470278829696_3075307734209199231_n.jpg    

「台灣獨立」彷彿還是很敏感的四個字,或者很容易被冠上深綠的標籤,但其實我(或我們)、更年輕的人,對於台灣這個概念很簡單。

我覺得陳為廷解釋得很清楚:「對我來說,台灣作為一個主權獨立(但在法理上不完整)的國家、爭取它更高的自主,是一件再自然不過的事。...我們不是為了台獨而搞某某運動。事實上,這根本是個假命題。爭取國家的自主,與民主的深化,本質上就是一體兩面。許多時候,則根本是同一件事。」

雖然我們在國際場合常常被動了手腳,什麼中華台北。好幾年前去韓國參加記者論壇,我只是一個小秘書,我用瓦楞紙板做了「Taiwan」的舉牌從台灣帶去,要是韓國人用「Chinese Taipei」介紹我們出場,就可以舉牌來更正對方;雖然只是一個小動作,卻代表了台灣還有好大一步要走。

我們從小就已解嚴、一步步享受民主成果、看西方電影,雖然教科書偷偷把大中國思想放進來,還好通常我們不聽課、公民課的老師也不怎麼認真,更不是主要的考試科目。現在的民主自由是前人努力而來,而如今,安逸這麼久了,才知道原來我們還需要繼續努力。

我忽然理解蔡丁貴教授的「公投護台灣」忙了這麼久在忙些什麼,用腳踏車術語來說,那是單車界的菁英組,不戮力如何追求台灣獨立的理想?看他的演說,字字句句都是對台灣的愛,一個慈祥、也用肉身去擋立委坐車,還說「學生阿,要擋就擋真的,不要擋假的」的老者/學者。

我不想我的老年和下一代還在「維持現狀」中掙扎,「台灣獨立是一個理想, 知道現實是這樣但仍願意努力,讓這個歷史傷痕累累的島嶼可以有自決的那一天。」

我是吳美靜,我主張台灣獨立。

 

--
陳為廷的台灣獨立

「學生阿,要擋就擋真的,不要擋假的」

從西方觀點看服貿:迎合中共還是堅守主權?


創作者介紹

Ladies and Gentlemen, We Are Floating In Space

美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